本市代駕服務機構有 160多家,但服務良莠不齊。/晨報記者殷立勤
  申城代駕市場越來越熱了。從APP,從用餐的酒店……都能很方便地叫到酒後代駕。據統計,上海平均每月有6萬多人次購買代駕服務,經工商部門註冊登記的代駕服務機構也有160多家。
  不過,代駕市場有點亂。明明談好50元,最後卻一路加價到200多元;手機不見了,雙方都覺得自己“有理說不清”……入行門檻低、危險隱患多、糾紛發生率高,成為現在代駕行業的幾個突出問題。
  為了引導規範市場,本市將設立上海市道路運輸行業協會駕駛服務專業委員會,定位於汽車代駕、為新手開車上路的陪駕服務,以及駕駛人員勞務輸出等範圍,通過建立行業自律標準,提高行業人員素質、規範收費標準、明確責任界定,以便提高行業服務水平,提高市民信任度。
  管理真空
  50元一路加價到200元
  市民劉先生今年年初在徐家匯和朋友聚餐喝酒,酒後無法駕車,便想找代駕回莘莊。“聯繫代駕公司一問,價格並不算貴,回到莘莊開價50元。”劉先生便選擇了這個代駕公司。但在代駕回去的路上,對方以“路程超過規定價格”等為藉口不斷加價,劉先生無奈對方糾纏,又擔心對方撂挑子不乾,把自己和車半途丟下,只能接受對方的加價要求,最後付款200多元。事後他瞭解到,如果通過正規的代駕公司,付費大概是150元。自己不僅多付了錢,還有被欺騙的感覺。“這個案例只是眾多問題的一個表現,還有很多糾紛也時常發生。”上海申昂汽車駕駛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馮國明是這次本市駕駛服務專業委員會的主要籌備人員,從事代駕、陪駕等業務已經多年。他告訴記者,現在整個代駕行業缺乏規範,不僅是市民,代駕公司風險也比較大。比如他的公司就遇到過有醉酒客人手機丟失了,但手機是在代駕服務前丟失還是代駕人員到來後丟失,無人能夠確定。客人因為醉酒後完全喪失記憶,就認定責任在代駕。
  主體難尋
  被投訴方甚至是“黑代駕”
  記者從市消保委汽車專業辦公室瞭解到,作為新興事物,涉及代駕陪駕消費糾紛引發的投訴目前數量較少,主要投訴涉及亂收費及合同糾紛等情況。然而,近期汽車專業辦接到的一個投訴卻讓消保委專家印象深刻。一位消費者酒後找來代駕司機,由於司機對車型不熟悉,未鬆開駐車制動系統開行了約十公里,導致車輛剎車片磨損。“在處理這些消費投訴中有一個很集中的問題在於,被投訴方主體很難明確,有的代駕人員是飯店臨時找來的,甚至是完全沒有資質的‘黑代駕’,消費者利益受到侵害時就很難進行維權。”對此,消保委專家呼籲,相關行業標準必須儘快建立。
  感覺不安
  對代駕司機泄露家庭地址
  從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發佈、設置“危險駕駛罪”以來,酒後駕車這一嚴重交通違法行為得到有效遏制;“醉駕入刑”新規同時帶動了代駕服務行業的快速發展。至上月底,本市經工商部門登記註冊的代駕服務機構約有160多家,月均提供代駕服務約6.23萬人次。
  但是由於沒有相應的服務標準與行業公約,隨著代駕公司業務量的急增,該行業無序狀況也日益突出,如:對代駕人員沒有相關的準入門檻,有的剛從駕校出來就匆忙加入代駕行列兼職撈外快;代駕收費無行業標準,服務質量良莠不齊,一些司機趁客戶酒醉之際漫天要價;“代駕人”違章或者車輛發生交通事故,難以合法依規地作出相應賠償及處理;更有一些“黑代駕”、閑雜人員利用代駕方式作案,給人民生命財產和社會治安造成危害。
  一位外貿企業老總陳先生坦言:“將私車鑰匙交給陌生的代駕司機,同時還泄露家庭地址,讓自己感覺沒有安全感;而遇到違章、事故等情況,更是難以明確責任。”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代駕市場有大量需求,希望有一個行業組織將市場規範管理。而針對該情況,市道路運輸行業協會駕駛服務專委會年內成立。
  準入規矩
  簽協議,制訂收費標準
  上海市道路運輸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市交通運輸與港口管理局咨詢專家張立偉認為,在當前公司登記取消最低註冊資本、放寬企業進入市場條件的情況下,建立行業組織來提高代駕、陪駕行業的誠信、規範和社會認可度尤為必要;駕駛服務專委會的成立宗旨是行業自律、保障安全、服務社會,以促進這一新興的駕駛服務業規範良性發展。
  張立偉說,將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制訂代駕、陪駕行業規則和行為標準,其中包括試行制訂駕駛服務行業用工準入條件。如:進入這個行業的司機要有5年以上的安全駕齡、對各類車輛包括高檔車的性能熟悉等,長途代駕、商務代駕的人員要求應該更嚴;指導駕駛服務機構、公司規範收費,價格明示、出具服務收據以作為維權依據;倡導建立無線網絡對講裝置;協調保險公司設置“代駕險”等專門險種,實現自我保護;對車主、酒店、駕駛服務公司、代駕、陪駕人員的權利、義務、法律責任要予以界定。
  馮國明表示,這次行業規則和行為標准將非常有針對性,比如針對醉酒人員,如果對方需要代駕,將會被要求至少有一位清醒的人陪同。“這樣就會有效避免醉酒人員若丟失財物,雙方說不清楚的尷尬。”馮國明說,代駕人員服務時,會被要求和客人簽訂協議,並出示駕駛證等。當然,也會要求客人出示行駛證。同時,另一個重要的內容就是嘗試制訂統一的收費標準,明碼標價,儘量消除“低價攬客後亂加價”的行為。
  未來規劃
  通過熱線、網站叫“正規軍”
  據瞭解,上海市道路運輸行業協會駕駛服務專業委員會將是個行業協會組織,制定的規則和行為標准將是指導性的。有人會擔心,這樣非強制性的規則是否能夠改變行業現狀?
  對此,相關人士明確,這次專業委員會成立後,本市將有100家左右有代駕、陪駕的機構加入,占據本市至少一半以上市場份額。專業委員會制定的規範和標準,這些會員單位要嚴格執行。通過形成這樣大規模的“正規軍”,在市場中形成競爭強勢,通過市場的優勝劣汰來規範市場行為。此外,該協會也將配合相關部門打擊黑代駕,黑陪駕,維護合法企業和消費者權益。
  該委員會成立後,還計劃建立駕駛服務行業統一服務平臺,使業內服務信息資源共享,讓市民方便、快捷地找到誠信可靠、技術嫻熟的代駕、陪駕司機。“以後最好能設立一個熱線或者一個網站,由此能叫到正規的代駕人員。”馮國明說。
  [相關新聞]
  面試代駕員?開一圈看看就行
  晨報記者 徐運
  小贇是個“奔三”80後,每個月工資到手餓不死也存不了多少,不過最大的優點是工作時間比較靈活,不用打卡上班。
  一次陪客戶吃飯,客戶雖然開車來卻仍被灌了個 “大紅臉”,臨別時老闆大手一揮:“我幫你叫代駕! ”不久,一個看上去瘦小精幹的司機來到客戶面前,問清家裡地址後,拿了鑰匙就走。這次飯局給了小贇重大啟示:原來還能這麼賺錢!反正自己車子開了五六年,技術不錯,再加上空閑時間多,晚上幫人家開上兩圈第二天上班也不會太累。
  在網上搜“代駕招聘”,果然有很多條招聘信息,且大多是兼職代駕。幾圈電話打下來,小贇知道各家算法不一樣,有的按天算,一天100元或150元;有的按小時算,一般每小時開價50元-70元;大多數還是按照次數算,代駕一次結算一次。
  不過,小贇多問了兩句,才明白其實代駕者有很多 “隱性成本”。一般來說,代駕司機晚上要去賓館酒店接客人,從自己家到酒店的路費要自己出,如果自己有車,也可以把車停在賓館停車場,停車費要自己付。
  他聯繫多家代駕公司後發現,各企業的規章制度完全不同,非常混亂。就拿最基本的“出勤”來說,一般來說,代駕公司不需要司機在公司“待命”,而是在手機上裝上軟件,定時打開接受指令就行了。也有公司要求每月能保證一定時間的出勤率及待崗時間。更有公司乾脆要他入職時先交一筆押金。
  更讓他覺得意外的是“面試”環節。
  幾乎所有的代駕公司都要求司機駕齡滿3年或5年。“熟悉本地路況、熟練駕駛手動擋和自動擋車輛、駕駛技術嫻熟、熟悉本地路況……”可是如何確定司機“技術嫻熟”呢?沒想到代駕公司的回答頗為“搗糨糊”。比如有公司告訴他,只要到公司開手動擋的車兜一圈就行了。
  更玄乎的是,一家公司負責人告訴他公司註冊在青浦,但不用去公司面試,市區隨便約個地方見面就行。“你把身份證和駕駛證帶來,我把營業執照給你看,談下來要是沒問題就可以上班了。 ”
  這樣的公司連像樣的辦公場所都沒有,更別談什麼駕駛員考試了,“真要出事了公司會不會就不管了?會不會扣我的收入? ”想到這裡小贇不由得心生怯意,“本來就想賺點香煙錢、夜宵錢,萬一碰到 ‘皮包公司’豈不是得不償失? ”如此一來,小贇覺得原來兼職代駕也不是那麼好做的。
  (原標題:拉著手剎一路飆 問題代駕真不少)
創作者介紹

家管

sj73sjcy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